<form id="5351t"><listing id="5351t"><meter id="5351t"></meter></listing></form>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退網刪博,從直播隱退,羅永浩要干什么

                2022-06-13 16:47 | 作者: 劉哲銘,李薇 來源:原創

                微信圖片_20220613163427.jpg

                向往科技領袖那個位置的羅永浩,直播留不住他。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編輯|李薇

                頭圖來源|視覺中國

                “真還傳”接近尾聲,羅永浩也要再次創業去了。這一次的創業,是一家AR科技公司。

                6月13日下午,羅永浩正式給自己兩年的直播生涯做了個總結。“離開”交個朋友管理層后,“未來幾年,我還會在交個朋友官方直播間做幾十場帶貨直播”。新公司是以產品和技術研發為主,“我也想借著這個難得的機會離開社交網絡的喧囂,安靜地跟同事們做幾年產品研發”。今天晚些時候,“羅永浩”的微博也會改成“交個朋友直播間”的官方微博。

                其實,6月12日深夜,羅永浩已為這次退網預熱。當晚,他在微博宣布,6月13日正式退出微博和所有的社交平臺,“再次埋頭創業去了”,并開始刪博。截至6月13日下午2點,“羅永浩”微博可見的僅剩下三條。

                不過,羅永浩此前新開了“產品經理羅永浩”的微博,但僅限技術相關的交流和辟謠。截至6月13日下午2點,粉絲量1.7萬。在今天的聲明里他指出,“考慮到我長期招黑的體質,我打算稍后把它改成‘羅永浩的辟謠號’并做加V認證”。

                此外,羅永浩也在文中“安撫”了債主:“債主公司的朋友們請放心,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進行。”并不忘給自己和幾位廣告行業專家組成的廣告公司做一下廣告:“無論是為了盡快還完剩余的債務,還是為了給頭幾年注定賠錢的新公司補幫家用,我都會繼續接廣告代言。”

                2020年4月1日晚11點,羅永浩在抖音完成了直播帶貨首秀。

                直播前,羅永浩和同事約定,如果直播中途出現一點意外,就舉牌示意。對于這位早在千禧年后便憑“老羅語錄”走紅的網紅鼻祖,一場3小時的直播本應游刃有余。但令人意外的是,整場下來,牌子舉了幾十次,提前準備的段子幾乎都沒用上。事后,他回憶,“原來準備的方向都不對”。

                盡管緊張,但整場直播卻收獲頗豐。3小時過去,羅永浩和老搭檔朱蕭木賣了小米10、奈雪代金券等23款商品,支付交易總額超1.1億元,累計觀看人數超4800萬人之多。

                微信圖片_20220613163447.jpg

                這是一場目標明確的帶貨之旅,直播就是為了還債。

                彼時,羅永浩背負著6.7億元的巨額欠債,他曾對《人物》說:“我這輩子出現這么大筆債務之前,我可從來沒有做任何一件事,包括開公司,把賺錢放到第一位的。”

                兩年過去,這位初場“發揮不佳”的直播新人,已經熟悉了帶貨節奏,從產品介紹節奏到機位呈現,羅永浩早已不再手忙腳亂。他不僅表揚過同事寫的口播稿,還會親自示范如何調整情緒,鼓勵狀態不佳但馬上要直播的同事。每個周末,羅永浩會選擇一天,晚上8點出現在杭州濱江的云狐科技園,做一場“含羅量”100%的直播。

                對細節的重視和努力也換來了成果,交個朋友在兩年里取得了GMV近100億元的成績,榮獲“抖音直播帶貨第一”的稱號,而羅永浩的“真還傳”也即將收尾,一場與交個朋友的告別計劃正在提上日程。

                微信圖片_20220613163451.png

                來源:羅永浩微博

                交個朋友科技創始人黃賀此前表示,羅永浩并不是完全離開交個朋友,而是慢慢淡出,去做他的AR創業項目。雙方的合作模式為,羅永浩轉讓其抖音賬號的運營權交給交個朋友運營,同時,羅永浩也會每周或每月以固定的直播頻次開播,具體方案還在商量中。

                據知情人士透露,羅永浩接下來依然會在交個朋友直播,三年內會播十幾場,直播時的身份相當于合作藝人。另外,他還是交個朋友的首席品牌監督官,在選品方面還是會監督。

                “他會看選品質量好不好,是不是符合直播間的調性‍‍,以及是不是做到了重品率比較低,新品率比較高等等。”該知情人士表示,“不過,因為他退出了管理層,也不會來開高層例會了,會把絕大部分的精力放在AR創業上。

                羅永浩表示,AR是下一代計算平臺,想在AR時代搶先做出一個像2007年的iPhone+iOS一樣的東西,成為下一個平臺上類似蘋果一樣的公司。他稱自己在產品層面有把握勝出,但這種平臺級的戰爭,僅靠好產品是不夠的,因此也做好了被大公司收購的準備,“實在不行,就做AR時代的華米Ov”。

                對于向往科技領袖那個位置的羅永浩,直播留不住他。

                還債并不高尚

                這是一場有“預謀”的告別。

                2021年11月,羅永浩就在微博透露,他要重回科技行業,進入元宇宙創業。今年3月,《中國企業家》曾獨家獲悉羅永浩即將與交個朋友分手,獲得的“分手費”包括了他接下來在交個朋友接到的商業廣告以及帶貨傭金等,可為其還清剩余債務,羅永浩還會將抖音“羅永浩”賬號“贈予”交個朋友公司,包括1927萬粉絲,抖音“羅永浩”也將改名“交個朋友”。隨后,羅永浩回應對于@羅永浩抖音賬號,是計劃轉讓運營權N年給交個朋友科技,不是“贈予”。6月2日,羅永浩抖音直播間正式更名為“交個朋友”。

                微信圖片_20220613163456.png

                2021年11月5日,羅永浩在微博上透露了他的創業方向。來源:微博截圖

                “還債”成了這兩年圍繞羅永浩產生的最多的話題。在錘科艱難前行的后期,為了挽救公司,羅永浩自愿簽下1億多元個人無限責任擔保。而最終,他欠下了6億多元債務。

                不過,羅永浩認為還債并不是什么特別高尚的事。在接受《人物》采訪時,他舉了馬克·吐溫和史玉柱的例子,一個是通過寫書,另一個是再創業,把之前經營企業倒閉的欠債全還了:“你欠了別人,從道義上你總是心懷愧疚的。你還完了,你后邊做很多事情都會方便。你再去跟別的企業再談一些投資也好,合作也好,你的誠信是沒人懷疑的。”

                曾有在此階段與羅永浩共事的人士對《中國企業家》表示,其實老羅沒有炫耀,在脫口秀大會說已經還了4個億,也只說到這兒。他并沒有說自己有多高尚,也從來沒有想過搖旗吶喊說自己是什么楷模。

                沒人清楚這筆賬單的還賬細節。不過,4億元并非全是直播獲得的收入,另有一部分是羅永浩賣掉手機團隊和相關知識產權獲得的1.8億元。在這兩年里,他還相繼接手了淘寶、美團、抖音等不少公司的廣告片。

                對于還錢的細節,羅永浩少有提及。只是面對突如其來的限高,他情緒激動時會在微博上“討個說法”,發出“是何方道友在此作法?”的疑問。

                為了還賬,羅永浩不僅做了直播帶貨,在此之前還嘗試了電子煙創業。有人不理解,這些決策,不像老羅。畢竟,他給錘科的定義是“天生驕傲”。但在債務壓力面前,羅永浩覺得,面子問題已經是最后需要考慮的問題。

                熟悉的人知道,雖然他不再把理想主義掛在嘴邊,但有些東西卻依舊存在。錘子科技的前文案負責人草威說,“他是不會放棄掉羅永浩這三個字的這種光環的”。

                這種“光環”落到了“羅永浩出品”的細節上。

                羅永浩直播間展示商品信息的LED屏,是并不多見的尺寸——6×9米,經過三四輪改進,老羅覺得這個尺寸鏡頭效果最好,并特地找人定制了一塊;貨品內容信息應該占據屏幕上方1/4的位置,這樣的呈現效果最好;在直播用的黑色桌子上,他讓人在左右兩邊貼了紅色膠帶,用來定位。

                遇到不符合要求的地方,他也會說些難聽的話。他曾因為桌子沒擦干凈,PPT上多一個句號,導播鏡頭切慢了發過飆。他直播時,底下黑壓壓的二三十人,選品經理就站旁邊,有做得不對的地方,羅永浩會暫停直播,走下臺批評人。

                不過有人說,隨之后期債務壓力減小,羅永浩發火的頻率也低了。一位交個朋友工作人員逐漸摸索出“方法論”:“羅老師是一個很好說服的人,你不能告訴他他哪里不對,而是要拿出一個更好的解決方案。”

                離開羅永浩,也行

                雖然直播是為了還債,但羅永浩卻對交個朋友來說意義重大。

                “對于交個朋友來說,初期他是大網紅,流量的來源,現在他退出了管理層,但他給交個朋友搭建了一個非常穩固的矩陣賬號,讓粉絲和消費者認的是交個朋友,不僅僅是羅永浩本人,使得公司脫離他也能夠健康地發展。”交個朋友內部人士認為,這是羅永浩帶給交個朋友最大的意義。

                2021年9月,黃賀和羅永浩去了莆田,原定的行程突然因為疫情改變,兩人需要集中隔離14天,再居家隔離7天。黃賀覺得,任何一個頭部MCN機構的主播,20多天不能直播,“商家瘋了,觀眾也瘋了”。

                但交個朋友沒有。雖然9月份20多天里,羅永浩沒上直播,GMV和利潤一點都沒有少。“這驗證了一點,交個朋友沒有依賴他。我倆隔離這段時間,發現公司沒有我倆也行。”在黃賀和羅永浩去福建的第二天,交個朋友在“羅永浩”抖音賬號開啟7×24小時持續直播的模式,由不同主播接棒直播。

                從發展過程來看,交個朋友也在嘗試逐漸“去羅永浩化”。

                從最初的周播到一周七播,主播也不再是羅永浩一人,而是近50位主播分散在交個朋友13個不同的品類直播間中。一名交個朋友員工透露,2021年,羅永浩個人帶貨GMV不到交個朋友總GMV的30%,今年,這一比例將進一步下降。

                微信圖片_20220613163459.jpg

                來源:抖音截圖

                不過,“告別”羅永浩的交個朋友,也正在面臨新挑戰——俞敏洪的“東方甄選”正沖上抖音熱搜。

                從今年3月至5月,俞敏洪的14場直播帶貨,平均每場的銷售額僅為13.2萬元,首秀也只有500萬元的銷售額。上周,這場艱難的轉型終于有了起色。

                新東方老師們把段子融入帶貨,開啟了雙語帶貨直播,在倒計時上架、和“要不要”等喊麥式直播行業里,自成一派。據紅人點集數據,東方甄選6月12日18個小時的銷售額達到1468.95萬元,相比開播之初增長近30倍。

                最近幾場直播排名里,交個朋友都落后于東方甄選。有人將兩者放一起對比,東方甄選很可能將成為交個朋友下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不過,對于正在囤積勢能的抖音電商來說,不管是東方甄選還是交個朋友,只是在共同將蛋糕做大,還遠不到競爭層面。

                一位自嘲長得像兵馬俑,8年間教過50萬學生的英語老師董宇輝,在東方甄選直播間里說了段廣為傳播的話:“當你背單詞的時候,阿拉斯加的鱈魚正躍出水面;當你學數學的時候,南太平洋的海鷗正掠過海岸……但少年,夢要你親自實現,世界需要你親自去看,未來可期,拼盡全力。當你為未來付出踏踏實實努力的時候,那些你覺得看不到的人和遇不到的風景,都終將在你生命里出現。”

                這位老師也引起了曾是新東方老師羅永浩的關注。羅永浩6月12日在微博上說道:記住“董宇輝”這個名字,雖然他確實是新東方老師,但他不叫“新東方老師”。

                “羅永浩”,這個名字也被記住了,雖然他確實是交個朋友主播,但他也不叫“交個朋友主播”。


                參考資料:

                《羅永浩進化:喬布斯之心不死》,深網

                《羅永浩 最后一個倔強的人》,人物

                 

                新聞熱線&投稿郵箱:tougao@iceo.com.cn

                值班編輯:王怡潔  審校:張格格  制作:崔允琰

                日本AAA级成人片,亚洲男男同人啪啪拍网站,日韩午夜伦y4480私人影院扬

                            <form id="5351t"><listing id="5351t"><meter id="5351t"></meter></listing></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