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351t"><listing id="5351t"><meter id="5351t"></meter></listing></form>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唐山:鋼鐵浮城往事

                2022-06-13 10:31 | 作者: 姚赟,周春林 來源:原創

                微信圖片_20220613101157.jpg

                不應該污名化唐山,但有必要看清亂象背后的商業地理。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姚赟

                編輯|周春林

                頭圖來源|視覺中國

                因為“燒烤店打人事件”,唐山瞬間成為舉國矚目的焦點。

                2022年6月10日凌晨2時40分許,案發。當天下午,監控視頻在網際傳播并引起輿論激憤,并迅速沖上各大平臺熱搜。17點,燒烤店主回應,警方已介入處理;20分鐘后,唐山市委政法委書記回應稱:嫌疑人已鎖定,正抓捕。而后,“已抓獲2人”“抓獲5人”“抓獲8人”“9人全部落網”的消息相繼傳來。

                如同在湖面投下了第一粒石子。借著“燒烤店打人事件”的關注熱度,迄今至少已經有3人在網上拿著身份證,實名舉報唐山當地相關的“涉黑”問題:

                6月10日晚,唐山一蛋糕店老板稱,“一伙以刑滿釋放人員為首的社會閑散人員所組成的黑社會團伙”,自2021年7月至今對其進行敲詐勒索,連續數月近20次到自己店內和家里騷擾鬧事;11日晚,一女子實名舉報自己及同事被唐山一酒吧老板毆打、關黑屋、關狗籠、沒收身上的所有物品,前后非法拘禁長達16個小時;12日,一男子稱在灤南海域被人用船故意撞擊致5人死亡,至今未破案,真兇逍遙法外,自己反被當成犯罪嫌疑人……

                微信圖片_20220613101205.png

                唐山一蛋糕店老板。來源:視頻截圖

                在此之前,唐山已經因兩次“非常”操作上過熱搜:5月,有老農著急下地干活被要求用大喇叭向全村做自我批評和自我游街;4月底,防疫部門要求部分住戶交出鑰匙反鎖家門、將居民樓用鐵絲綁住。以至于《光明日報》忍不住評論:一個多月內在唐山發生三起社會事件,都是社會治理的失敗,隱喻著“法”的威信在一個地域間的流失,彼此之間已經形成了一個耐人尋味的邏輯鏈條。

                唐山因煤而建,因鋼而興。

                這座被譽為“近代工業搖籃”的城市,擁有100多年的工業發展史,形成了較為完備的產業體系。但如今的支柱產業仍然是煤炭、水泥、鋼鐵和陶瓷等“四大金剛”,在GDP中占據約85%的份額。唐山實力遠超省會石家莊,為河北省第一經濟大市,一般北方內陸城市也難以與之匹敵。

                不過,同許多靠山吃山的資源型城市一樣,總會出現繞不過去的沉疴:污染難以根治,給天與地都打上了灰暗的底色;巨額財富的再次分配背后,往往隱藏著權力的尋租空間;土地轉讓、安全事故、環境保護等極易引發群情激憤的領域都需要彈壓,最直接的礦產資源搶奪更離不開暴力的參與……

                一座曾經從廢墟上涅槃重生的英雄城市,不應該就此被污名化。不過各種色彩已交織在一起,令人難以辨析。我們以鋼鐵產業為樣本,回顧唐山走過的發展歷史,剖析亂象背后的真正成因,只是為滌蕩塵霾開啟窗戶,迎接一片更清朗的藍天。

                微信圖片_20220613101209.jpg

                來源:視覺中國

                第一波玩家發跡,知名“窮村”翻身

                1971年,韓振國再次當選唐山開平區半壁店村支部書記。

                這個村子剛好在開灤煤礦塌陷區波及線內,地下空了,水源枯了。對帶著“脫貧致富”抱負的新支部書記來說,單靠人均不足一畝的薄地脫貧,不太切實。

                據韓振國1995年發文回憶:上世紀60年代時,半壁店村還是當地有名的窮村,700多口人僅有600畝土地,一半是煤礦塌陷坑,年年打下的糧食接不上茬,不少人外出逃荒。

                轉機出現在1978年早春。一個下午,韓振國手上多了一張9萬元的支票。這筆錢是唐山鋼鐵公司(唐鋼)征用半壁店土地傾倒廢鋼渣而支付的青苗補償費。成立于1943年的唐鋼,靠最早應用“側吹堿性轉爐”和連鑄工藝一枝獨秀。

                面對這筆巨款,村里大多數人主張按勞力、人頭分掉。那年該村村民的人均純收入為224元,人均能分雖不到100元,但也是一個不小的數字。

                韓振國和他立志辦廠興村的支委一班人,想到的卻是用來“雞生蛋”。

                頂著壓力,他們開辦了該村的第一個集體企業——機械加工廠。當年盈利后又辦起了5家企業,短短幾年內就有了百萬元的資產。

                但韓振國還要繼續折騰?!短粕酵?“鋼鐵大亨”煉成記》一文中提到:一次偶然的機會,韓振國路過天津大邱莊,深受刺激,認為跟大邱莊相比,半壁店村啥也不是。

                1987年,半壁店村村委決定再上一座大型鋼鐵廠,命名為半鋼集團,需要投入資金500萬元。不僅之前累積的300萬元要投進去,還要再找200萬元。

                從萬元戶到負債萬元戶,當地村民的反對聲音自然很強,有部分村民甚至直接告到了區委、市委、省委乃至中央。但在堅持和說服中,最終半鋼還是在當年投產,并取得了豐厚的利潤。村民再次受到了“發展才是硬道理”的思想洗禮。

                1993年8月6日,半壁店村迎來了高光時刻——被河北省委、省政府授予“河北第一村”的光榮稱號。此時的村民,已經搬入春節前剛交付的42套新建別墅里。

                瞅準這條發財致富道路的還有遷西。

                1984年,遷西縣幾個鄉的村長、干部,自發組織去參觀考察石家莊贊皇縣的鐵礦業,回來的時候,不僅帶著激動和憧憬,還有一個破舊的球磨機。之后投資18萬元,舊機器、舊設備、連礦石都是1958年剩下的舊資源,被稱之為“冀中地區第一聲炮響”的三屯營鎮牌樓溝鐵礦“因陋就簡,土法上馬”,但是效率卻極高,僅僅三個月就收回了成本。

                一年的時間,全縣的開礦點便已經星羅棋布。

                唐山作為資源型重工業城市,產業結構依靠資源建立和發展。受到1976年大地震的影響,唐山經濟一直處于恢復建設時期,1986年以后才得到快速發展。這一階段,國內工業結構由消費品、原材料工業為主向重加工工業為主轉變,裝備制造業和基礎工業得到發展和加強。

                從“窮村”到“河北第一村”的半壁店,以及征用半壁店土地傾倒廢鋼渣的唐鋼,都跳上了這趟剛剛起步的列車。

                而半壁店村的案例,也是唐山第一波鋼鐵“玩家”發家致富的縮影。在前期村委會數次決策豪賭成功之后,村民逐漸接受了這種決策模式。后來在1993年批量成立的鋼鐵企業中,也都存在這一特質:企業管理中村委會占主導位置、零技術起家、生產模式粗放。

                韓振國1987年牽頭創辦了半鋼,1991~2000年3月任半鋼副總經理、總經理。2001年,其子韓文臣將半鋼轉型為民營企業,更名為寶業集團并擔任總裁,且擁有“寶業”70%的股份。

                微信圖片_20220613101213.jpg

                位于唐山市的開灤國家礦山公園。來源:視覺中國

                民企遍地開花,鋼鐵企業井噴

                豐南是唐山的鋼鐵重地,距離開平區二十多公里。

                在半壁店村開設機械加工廠、開始積攢資金時,豐南區胥各莊修造站籌資29萬元,改建了豐南第一個軋鋼廠,成為全鎮第一家規模企業。

                據《環渤海新聞》報道:出任第一個軋鋼廠副廠長的張繼國,面對資源、資金、技術困乏等問題,走訪唐鋼、南下學習,四處拜訪。從1980年3月至年底,企業軋制圓鋼3700噸,僅此一項就獲利32萬元,相當于原修造站4年的利潤。

                對國豐、對鋼鐵業、對唐山來說,1993年都是特殊的一年。

                1993年1月9日,企業以豐南縣胥各莊鎮經濟發展總公司的名稱與香港中旅集團正式簽約,合資興建國豐公司。同年3月6日,總投資1.75億元的國豐公司一期工程開工建設,并于1994年4月竣工投產。國豐公司曾在全國鄉鎮企業“經濟效益十佳企業”中排名第4位,位居“河北鄉鎮企業十強”之首。

                1992年鄧小平南巡之后,固定資產投資迅猛增長,促進了重型基礎產業的較快發展,同時也帶來了工業生產資料價格的大幅上漲,使建材行業,尤其是鋼鐵企業效益劇增。1993年初,中國第一次鋼鐵熱潮來襲,鋼材價格由每噸1600元猛漲到4300元,全國民營鋼鐵企業成立數量集中爆發。

                數據顯示,僅唐山就達700余家。

                1993年11月,香港中銀集團與銀豐鎮合資成立銀豐鋼鐵。據公開報道:這期間鎮領導大多兼任企業經理,參與企業管理。同期,東華鋼鐵前身的泰豐鋼鐵、粵豐鋼鐵也相繼成立。而國豐則是豐南鋼鐵行業的“帶頭大哥”,看遍國豐所有的領地至少要開車半個小時。

                唐山的民營鋼鐵企業為什么能迅猛發展?

                時任唐山鋼鐵工業協會秘書長張鐵錚在2007年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回答了這個問題,他說,區位優勢和資源優勢排在第一,“這里有煤、有鐵,陸路和海路都很發達。應該說在這個地區發展鋼鐵,用四個字形容最確切:‘得天獨厚’。”

                其次是鋼鐵市場需求的多層面。修建大型工程,需要首鋼、唐鋼這樣的鋼廠,但在農村市場,小鋼鐵企業完全能滿足需要,拾遺補缺實際上是一種當時的生存策略。

                第三是唐鋼的輻射作用。唐鋼在全行業低谷時期也是贏利的,同樣條件的地區,民營鋼鐵企業就沒有唐山發展這么迅猛。很多民營鋼鐵企業的老板都是從唐鋼出去的。

                還有地方政府的扶持。有些民營鋼鐵企業雖然是小企業,但在各縣、鄉鎮,對地方貢獻很多,“在唐山,可以說沒有這些民營企業,不少鎮的財政也就塌了”。

                微信圖片_20220613101217.jpg

                來源:視覺中國

                中國人民銀行唐山分行課題組1993年發布的一份調查中寫道:這種高收益極大地誘發了地方政府大辦鋼鐵的投資熱情,在基層政策行政干預下,小鑄鋼、軋鋼企業蜂擁而起。當時為唐山之首的某縣中,鑄、軋鋼企業411家,其中鑄鋼企業174家,軋鋼企業237家。到6月底已建成投產383家,總投資27267.7萬元。

                在企業投資來源中,個人投入占27.25%,集體投入占40.84%,外引資金占10.97%,行、社、基金會貸款占21.12%。1992年,該縣鋼鐵企業完成產值71183萬元,實現利潤3888.35萬元,稅金4624.3萬元,分別占當年全縣鄉鎮企業完成總額的55.65%、28%和81%。

                但在入局者看來,直到1999年,開礦仍然是“勇敢者的游戲”,“膽大”是多數礦老板致富經里必不可少的一項。許多礦老板的第一桶金也都是由此而來。了解個中內情的人指出,有的礦老板貸款10萬元,就能給信貸員8萬元作為回扣,一贏俱贏,輸的話,也沒有什么顧慮,反正本來就一無所有。

                張鐵錚還提到了一點:上世紀90年代末國家有兩次限產限量,要求國有大鋼鐵企業減少生產,這恰恰給民營鋼鐵企業騰出了市場空間。“你一壓,正好人家就把這個位置堵住了。唐山比較像樣的民營鋼鐵企業都是壓限產期間發展起來的。”

                但這種超常規的發展中隱藏著急功近利、涸澤而漁。

                《唐山鋼鐵:宏觀調控下的掙扎與躲避》一文中寫道:黃各莊的張老漢說,前幾年他們村的人均耕地為1畝,如今只有0.6畝。以前一畝地能掙五六百元,還不包括自己吃的糧食,如今雖然政府每年都會給農民400元/畝的補償,但補償的錢還不夠買糧食。

                由于當時設備水平不高,民企鋼鐵廠對水和鐵礦石的消耗數量驚人。據華夏經緯網報道中的測算,每煉1噸鋼,就需要6噸水和1.6噸鐵礦石。如果年產鋼1000萬噸,就需要6000萬噸水和1600萬噸鐵礦石。

                據河北水利部門統計,2003年年底,河北地下水開采量已從20世紀50年代的28億立方米上升到173.21億立方米,全省缺水110億立方米。

                當時的豐南區委書記侯志宇表示,河北當地已面臨日益嚴重的資源短缺問題。

                “黑項目”來去匆匆,政策鍘刀落下

                基于市場需求,大量中小鋼鐵企業一哄而起,農戶湊一點、集體投一點,湊足十幾二十萬的資金,就圈幾畝地,買個小電爐,那就是一個鋼鐵企業。

                這種粗放的生產和管理,導致產品質量、環境保護、能耗問題都日益突出。

                網上流傳一個關于唐山鋼鐵產量的段子,說的是全世界鋼產量排名,第一名是中國(不包括河北?。?,第二名是中國河北?。ú话ㄌ粕绞校?,第三名是中國河北省唐山市(不包括瞞報產量)。

                唐山市政府的資料顯示:當地“國家承認”的鋼鐵企業有57家,2003年共實現銷售收入671億元,增值183億元,實現利稅89億元,分別占全市工業的53.9%、46.3%和55.9%,部分縣區財政收入的40%~70%來自這一產業。

                而關于鋼鐵企業的數量到底是多少,民間傳說最高在200家以上。在某個不足100平方米的郊區小店后院,就可能隱藏著兩家煉鋼廠。

                微信圖片_20220613101221.jpg

                來源:視覺中國

                將時光調到15年前,《中國企業家》記者在2007年探訪唐山時候,就曾經遇到一個家在唐山市區、在武漢大學讀大四的小伙子。他說準備畢業后去唐山下屬的一個縣級市遷安,“就算娶個遷安的媳婦也好。”

                遷安的煤和鐵是唐山鋼鐵的重要動力,其本身也有大量鋼鐵企業。在這個小伙子的理解里,遷安就是一個個傳奇般的財富故事。“遷安只有三種人,礦主、礦工以及把土地賣給礦主在家坐著吃紅利的人。”每次車展,遷安的礦主都會開回一個豪華車隊來。馬路上跑的全是粘滿粉塵的賓利、勞斯萊斯、悍馬,就算一般的小礦,每月至少也有100萬元的純利。

                當時的遷安是河北省百強縣第一名,它就像一塊磁石吸引著各路人馬。“不僅我們喜歡去,流氓青皮也特別喜歡遷安,因為永遠不愁沒有‘業務’。”他說。

                歷史上溯到上世紀80年代,很多山頭都不是靠一紙公文可以保護得住的,往往那些有勢力的人,搶下了一個礦,然后才去弄批文。即使現在農民與礦主之間表面上的“和諧”,也是一次次沖突之后雙方妥協的結果。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伏筆其實早就已經埋下。

                2003年12月,國務院辦公廳頒布103號文《關于制止鋼鐵、電解鋁、水泥等行業盲目投資若干規定的通知》。2004年8月,國家環??偩贮c名指出:唐山鋼鐵行業無序發展,已造成嚴重環境污染。

                這對已經高速發展20余年的唐山鋼鐵業來說,只是轉向的開始。經過4個階段的治理整頓,唐山關掉了包括死灰復燃的近300家小企業,淘汰落后生產能力約700噸。

                據《華夏時報》報道:從2003年開始,每年新增產能中有八成都是未經核準的“黑項目”。除唐鋼外,新建鋼鐵企業總能力超過1000多萬噸,但這些建設項目均未經國家審批,只是得到地方政府認可。環??偩址Q,唐山全市70家鋼鐵企業,80%沒有經過環評。這已經不是第一次,2004年8月,環??偩志忘c名指出,唐山鋼鐵行業已造成嚴重環境污染。

                2004年4月下旬,唐山鋼鐵業經歷了發展20余年最劇烈波動。

                國家宏觀調控政策陸續落地,鋼材價格日降百元。5月上旬,唐山鋼鐵未接到一筆訂單。而在此之前,唐山各大鋼鐵企業都已積存了一大批高價原材料。當年5月,除了唐鋼之外,56家企業全面虧損。但據《中國經濟導刊》報道:同期5月,全國鋼鐵產業并沒有全面虧損,寶鋼等一批企業不但滿負荷生產,而且盈利額還不斷攀升。

                這一差距,便出在落后的生產力、粗放的管理以及參差不齊的工藝水平。

                小企業、小作坊關停,那支撐起當地經濟的龍頭企業呢?整合重組是留給大企業為數不多的出路。而這也是新唐鋼集團蛻變升級的外部原因。

                2004年前后,唐鋼首選合作伙伴曾是唐山市國豐鋼鐵有限公司,后者是豐南區規模最大的鋼鐵企業,也是全國最大的窄帶鋼生產基地。國豐屬于中港合資企業,香港中旅(集團)有限公司占51%股份,豐南區豐南鎮占49%。國豐本身愿意與唐鋼合并,中旅集團董事長曾為此親赴唐山,雙方進行過多輪溝通,而且設置了多種合作方式,比如交叉持股,或者國豐并入唐鋼,甚至還考慮過由國豐收購唐鋼。

                但國豐當時正謀劃赴香港上市,準備上市后再推進此事。適逢鋼鐵板塊在香港表現不好,上市就一直拖了下去。直到2005年10月份,根據河北省國資委的安排,唐鋼、宣鋼、承鋼合并已成定局。

                河北省在2006年合并唐鋼、宣鋼和承鋼成立新唐鋼集團基礎上,又進一步整合邯鋼成立了河北鋼鐵集團,產能超過3100萬噸。

                2009年5月4日,國家發改委發文,重提落后產能淘汰。鋼鐵行業必須在2010年年底前,完成淘汰300立方米及以下高爐產能和20噸及以下轉爐、電爐產能。截止到2009年,計劃淘汰落后煉鐵產能1000萬噸、煉鋼600萬噸;到2011年,再淘汰落后煉鐵產能7200萬噸、煉鋼產能2500萬噸。

                而唐山地區市場效益最好的就是300立方米的高爐,投資小、見效快。小鋼廠為了逃避300立方米的淘汰大限,紛紛改建400立方米的高爐。

                但籠罩在鋼鐵行業和唐山上空的烏云,并沒有隨著高爐改建散去。

                2012年,中國鋼材市場迎來大熊市,2013年鋼材價格延續了2012年的跌勢,國內螺紋鋼均價最高點在2月20日,價格為3951元/噸,最低點在6月28日,價格為3401元/噸,全年處于弱勢下跌狀態,最大跌幅13.9%。

                而這只是悲慘命運的開端。在去產能、環境保護、市場飽和、價格下跌等多重因素的影響下,唐山的鋼鐵業跌落谷底。

                據媒體報道:2016年2月,官方曾透露鋼鐵行業中化解產能過剩涉及分流安置人員達50萬人。

                在此之前,唐山關閉停產的鋼鐵企業已經很多。它們分布于遷安、豐南、灤縣等地,鋼鐵產能也從52萬噸/日減少到48萬噸/日,相當于年產能減少1200萬噸。

                2018年12月28日10時28分,根據唐山市豐南區人民政府的文件,國豐鋼鐵澆完最后一爐鋼,正式停產退出。“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誰知道,“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最近兩個月,關于唐山鋼鐵產業的文件相繼出臺:

                2022年5月8日,唐山市政府辦公室印發《唐山市貫徹落實<河北省建設京津冀生態環境支撐區“十四五”規劃>的實施方案》,其中涉及鋼鐵規劃相關內容包括:

                鋼鐵產業新布局是北部壓縮、中部優化、南部聚集;重點建設沿海、遷安、灤州、遷西(遵化)4大鋼鐵片區和曹妃甸、樂亭(海港)、豐南沿海等臨港鋼鐵產業基地;嚴控高耗能、高排放項目;推進重點區域和行業二氧化碳率先達峰;加快鋼鐵等產業綠色低碳循環改造;對鋼鐵等重點行業實施技改等,還提出到2025年鐵礦產能控制在9500萬噸左右。

                6月2日,唐山市人民政府網站發布的《唐山市鋼鐵行業“1+3”行動計劃》提出:推動區域內產品同質化企業聯合重組,構建集團化管控、市場化運作、國際化發展的高效運行機制,打造國內民營鋼鐵行業標桿;盡快形成以首鋼(京唐、遷鋼)、唐鋼新區兩家大型鋼鐵集團為主導,沿海、遷安、灤州、遷西(遵化)4大片區為支撐,產能規模達到500萬噸左右的8家地方大型鋼鐵聯合企業為重點的“248”鋼鐵產業新格局。

                對于擁有世界最大的鋼鐵產業集群、鋼鐵產業是第一大支柱產業的唐山來說,昔日榮光堪回首,新的一頁待開啟。

                 

                參考文獻:

                1.《唐山產業結構演變歷程和發展趨勢》

                2.《鋼鐵之城的環保日記》

                3.《唐山往事:“鋼鐵大亨”煉成記》

                4.《河北第一村——半壁店的發展道路》,韓振國

                5.《盲目投資引發的一系列問題——對河北省唐山市某縣小鋼鐵企業的調查》

                6.《唐山鋼鐵:宏觀調控下的掙扎與躲避》

                7.《宏觀調控下的唐山鋼鐵產業走向分析》

                 

                新聞熱線&投稿郵箱:tougao@iceo.com.cn

                值班編輯:王怡潔  審校:張格格  制作:崔允琰

                日本AAA级成人片,亚洲男男同人啪啪拍网站,日韩午夜伦y4480私人影院扬

                            <form id="5351t"><listing id="5351t"><meter id="5351t"></meter></listing></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