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351t"><listing id="5351t"><meter id="5351t"></meter></listing></form>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復工記|封面故事

                2022-05-31 10:15 | 作者: 姚赟馬吉英 來源:原創

                微信圖片_20220531095544.jpg

                本文是對一段特殊商業史的記錄,也是一份建議性生存手冊,更是向疫情中承受著巨大壓力,千方百計自救的企業家和創業者的致敬。

                采訪|《中國企業家》記者 姚赟 王玄璇劉哲銘 劉煒祺 任婭斐 李艷艷 譚麗平

                文|姚赟

                編輯|馬吉英

                頭圖制作|王超

                封面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5月19日中午,快遞員龔亮接到一個訂單,需要跨區從上海閔行到嘉定。

                路過并非主干道的豐莊北路,她能感受到城市正在蘇醒。小區門口便民超市,出現了四五米的隊伍,路邊有十來個外賣騎手等待取單,轉運物資的小型貨運車正在裝卸貨物,騎著共享單車的人再次出現在街頭。

                龔亮是京東物流在全國招募并調集的千余名援滬快遞員之一,4月16日晚,從1600公里外的四川巴中來到上海。她曾在上海生活,而現在的上海,卻讓她感覺陌生,她向《中國企業家》回憶,“除了志愿者,小區見不到一個人,現在我所在的區域稍微好一點了。一家能有1個人出來買東西,出門時間是三四個小時。”

                龔亮們眼中的這些場景碎片,與2000多萬上海人眼中的上海拼湊在一起,記錄下2022年春夏之際這個中國最大經濟中心城市的暫停與重啟。當時代的一?;艺娴穆涞侥泐^上,你才能感受到什么是一座山的重量。

                這是對企業與創始人的一次極限挑戰,市場的修復甚至比人體康復更復雜。疫情防控需要靜止,而市場的邏輯需要流動,盡管線上辦公和閉環生產能解決部分問題,但依然會涌現出大量前所未有的挑戰。只要有一個環節跟不上,復產就是空中樓閣。

                國家統計局5月16日發布的4月經濟數據顯示,工業、消費、投資等經濟指標全面回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下降11.1%,降幅比3月擴大7.6個百分點。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下降2.9%。其中,制造業下降4.6%,主要是受到汽車等裝備制造業下降影響,其中汽車制造業增加值同比下降31.8%。

                過去40天中,《中國企業家》雜志調研了數十家參與上海復工復產的企業,涵蓋了物流、餐飲、商超、乳業、汽車、芯片等多個行業,并與一線員工、高管、創始人深入溝通,借用新零售中“人、貨、場”分類,提煉出了9條企業在疫情中的極限生存經驗:

                微信圖片_20220531095549.png

                制表:肖麗

                需要說明的是,中國企業一向以韌性著稱。盡管國際市場風云變幻,各種原材料漲價,中國企業似乎永遠能夠消彌不確定性,頑強成長。但是,今天復雜的國際局勢與反復的新冠肺炎疫情等多重超預期因素疊加,壓力已非企業能以個體的努力可以抗衡。

                令企業家更具信心的是,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各方面貫徹黨中央、國務院部署,有力應對困難挑戰,已經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中共中央政治局4月29日召開會議,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當前面臨的經濟發展環境,如會議中所指出,“復雜性、嚴峻性、不確定性上升,穩增長、穩就業、穩物價面臨新的挑戰”。需要劃重點的是:疫情要防住、經濟要穩住、發展要安全,這是黨中央的明確要求。

                5月25日,國務院召開全國穩住經濟大盤電視電話會議。會議提出確保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和《政府工作報告》確定的政策舉措上半年基本實施完成。為加大實施力度,國務院常務會議確定的6方面33條穩經濟一攬子政策措施,5月底前要出臺可操作的實施細則、應出盡出。

                最新消息是,5月29日,上海市政府發布了《上海市加快經濟恢復和重振行動方案》,該方案中包括8個方面、50條政策措施。根據行動方案,上海將于6月1日起取消企業復工復產審批制度,同時出臺系列政策穩外資、促消費、擴投資。在同日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上海市常務副市長吳清介紹,針對復工復產卡點堵點,上海將動態修訂復工復產復市疫情防控指引,取消企業復工復產復市不合理限制(6月1日起取消企業復工復產審批制度)。同時,出臺擴大企業防疫和消殺補貼范圍、建立長三角產業鏈供應鏈互保機制、暢通國內國際物流運輸通道等政策措施,支持各行業領域復工復產復市,穩步提高企業達產率。

                中國市場依然潛力巨大,經濟前景依然光明無限,只是對企業而言,政策傳遞到個體需要時間,最關鍵的是不能倒在黎明之前。只要不下牌桌,就總有翻盤的機會。

                本文是對一段特殊商業史的記錄,也是一份建議性生存手冊,更是向疫情中承受著巨大壓力,千方百計自救的企業家和創業者的致敬。他們是穩市場、保就業的主體。在任何時期都需要企業家精神,越是困難時期,這種精神越值得呵?護。

                人:閉環管理中的關鍵要素

                3月27日晚,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布通告,在全市范圍內開展新一輪切塊式、網格化核酸篩查。28日5時起,上海市以黃浦江為界分區分批實施核酸篩查和封控。

                3月28日至31日黃浦江以東、以南區域的上海地鐵所有車站暫停運營;3月28日至31日金山鐵路列車全部停運;3月28日至4月5日期間輪渡所有航線運營暫停。

                當人無法正常流通,或被分散在各處居家辦公,或被召回封閉在企業內數十日,這對身體與精神都是巨大考驗。

                微信圖片_20220531095554.jpg

                2022年5月6日,上海,市民憑當天小區出入證及家樂福邀請卡前往線下超市購物。來源:人民視覺

                1.做好就地食宿準備,熱水器和廚房是標配

                閉環管理難免就地食宿,這無法靠員工意志力克服,業務屬性偏重線下的企業,需提前做好員工吃住睡的準備。

                4月16日,上海市經信委發布《上海市工業企業復工復產疫情防控指引(第一版)》圖解。指引中主要闡述了5大部分,分別是企業落實主體責任、實施場所分區分類管理、強化企業員工管理、加強物流管理和防疫物資儲備。每一個部分都對應了場地、員工、物流在閉環生產中應該注意的21條細節,如嚴格管理員工宿舍,嚴禁其他人員隨意進出,實行分時分散就餐,合理布局堂食就餐區域桌椅等。

                不過,再多細節都難以涵蓋現實中可能出現的情況。

                熊雪兵所在的金橋,位于上海浦東新區——3月28日5時至4月1日5時,浦東新區全區實施嚴格封控管理4天。

                熊是家樂福上海金橋店店長,3月27日晚上8點多,他接到了門店延長營業至12點的通知。當晚,超市涌進大量前來囤貨的居民,11000平米超市賣場,被擠得水泄不通。

                29日,家樂福上海金橋店線下正式暫停營業,全面轉為線上服務。包括熊雪兵、保潔、保安在內的13名人員,滯留在店內,他們是家樂福上海金橋店參與閉環管理的第一波。

                13名員工要承擔這家原本需要300人服務的超市賣場供應工作,還要面對其他困難:臨時就地吃喝住,睡哪里、怎么洗漱;天氣日漸炎熱,如何穿著防護服、戴著隔離面罩和手套,持續完成工作;工作與防疫雙重壓力之下,如何緩解自己和他人的情緒,減少焦慮和不必要的擔憂;閉環管理中,如何在防疫、物流和工作效率之間找到平衡點。

                他們第一時間購買并安裝熱水器,解決熱水洗漱問題;借助超市得天獨厚的條件,把熟食區改成了廚房餐廳;搭建員工睡覺的“床鋪”和睡袋,并配發毛巾、肥皂、洗發水、沐浴露等生活必需品。

                安波福電氣系統有限公司是汽車產業鏈上重要的龍頭企業之一,在上海市嘉定區擁有多個生產基地,是特斯拉、一汽-大眾、上汽集團、福特、豐田等整車制造商重要的線束供應商。作為上海市首批復產“白名單”企業之一,安波福也啟動了封閉生產。期間,數萬名員工的日常生活都在單位,需要大量的床位、睡袋、食品、洗衣液等生活物資。

                在封閉生產初期,他們第一時間采購了一批物資。

                2.疏解隱藏的情緒,基層管理者更需要關懷

                閉環管理中的員工,不是閉關修行的高僧,也不是被處罰的犯人,大家都是普通人,情緒疏解工作要時刻關注,并要提前干預還沒有表達出來的情緒。

                《中國企業家》曾試著聯系參與上海某知名整車廠閉環生產的員工,但他最終拒絕接受采訪,他拒絕談論最近的生活,因為“日子太苦”。

                安撫一直在封閉管理中的員工情緒,是熊雪兵的重要工作。

                發現員工不安的情緒后,他主動找員工交流溝通,讓對方提防疫建議,來完善閉環管理。同時,聯系區商務委,安排檢測人員上門做核酸,盡量減少跟外界的接觸。

                熊所面對的是普遍性的難題。

                京東快遞員龔亮所在援助“大區”,一共有三四百人,大家都是來自四川不同營業部。龔亮帶了其中一支不到20人的小隊。4月16日離開四川后,他們一直在上海,能出去送貨時就送貨,遇到特殊情況就耐下心來等待。

                到上海前兩天,他們需要先熟悉情況,19日開始工作,兩天內送了100多單。單量不算多,但很耗時。有的小區管控嚴格,如果有緊急事情,有時候會叫他們再等幾個小時。

                如今,一天單量已經兩三百單。想孩子、想老婆、想父母都是人之常情。而這種思念以及其他情緒波動,快遞員通常不會說出來。為此龔亮多掌握了一項說笑話的技能,盡量逗大家開心。

                讓生活與作息變得相對規律也是一劑良藥他們每天早上6點起床,做抗原,準備個人防疫物品。6點半集合,一起去公司。到達工作地點時,貨基本也到了,于是開始分區域卸貨做配送。

                另外,閉環生產中的基層管理者是毛細血管的終端,承壓也最大,管理層需更大幅度放權,更要關注他們的狀態。

                作為“一店之長”,熊雪兵手機號被公布在了浦東新區的一份保供清單中,附近居民因為需要物資會打電話給他,他的兩個手機都打沒電了,常常這邊還沒掛掉,那邊又進來了。晚上十一二點或者凌晨五六點也能經常接到電話。

                像熊這樣的崗位,最了解門店或工廠情況。封閉狀態中,遇到工作手冊之外的突發情況可能是常態,如何讓他們盡量狀態在線極為重要。

                3.以最快速度提高到崗率,切勿猶豫

                如確需召回員工工作,需要以最快速度,并明確激勵措施,切勿猶豫。

                光明乳業選擇在封控之前第一時間就果斷召回員工。

                3月15日晚上9點左右,光明乳業華東中心工廠廠長謝朋軍正在跟同事討論,突然,收到了封控管理的信息,他意識到需要立馬行動,跟時間賽跑,搶在3月16日正式封閉前,搞定人和物資。

                當時工廠有300多人,但遠遠不夠。作為其在上海最大的工廠,平時他們需要1000多人,三班倒,才能正常運轉。他要在短時間內至少再召回一班人——300人左右,才能保證工廠持續運轉。

                第一時間,謝朋軍召集經理層、主管,層層傳達意見,再讓他們分別了解清楚哪些員工能夠返崗、出行方式、家住在哪里等信息。時間已經很晚,雖然上海公共交通還在正常運行,但為了盡快將人員召集回來,他們采取了多種方式接員工。如用公司班車、員工私家車接員工,很多主管也會開私家車去接自己負責的員工。當晚,他們召集回了四五百人,最終封閉前,工廠內共有850多名員工。

                需要注意的是,不要盲目召回或“撈人”。算好生產所需的崗位是哪些,大概生產量是多少,需要多少人到崗才能運轉,都需要考量,人不是越多越好。

                貨:重新思考“庫存”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人到了,物料不夠,復工復產也無從談起。如同上海人在近兩個月封控中總結出的囤貨、團購指南一樣,企業在遇到同類狀況時,也需要“囤貨”和“團購”。

                “囤貨”解決的是應急問題——為了應對不可抗力,需要備多少物料去支撐基礎需求產能;同時,倉庫儲存能力如何,產品儲備條件如何,能放多久、放多少。“團購”則解決的是封控狀態中后續補給問題。

                微信圖片_20220531095607.jpg

                2022年4月23日,上海,上汽集團臨港乘用車工廠,工作人員在生產線忙碌。來源:人民視覺

                1.建立非常態庫存緩沖區,保證基礎產能

                少庫存甚至零庫存符合商業規律。“庫存本身就是一種罪惡”,蘋果公司CEO庫克認為,經營電子業就像賣鮮奶,一定是賣最新鮮的產品給客戶,保留大量庫存,不是無能,就是懶惰。正常情況下,龐大的庫存是反商業效率的。

                但非正常情況下,也需要一定庫存做產能緩沖。

                崧智智能是工業人工智能控制系統研發生產商。公司的上海辦公室大概有30人左右,辦公地就在上海交大人工智能產業園內。

                “我們目前在上海辦公室的業務,主要有兩部分,一是設備組裝,二是設備研發。已經積壓了一些客戶的訂單,都已經推遲了,最長已經推遲了三個月。”該公司高管徐同德告訴《中國企業家》,如何在客戶不斷催促中,盡可能早交付,是公司目前要解決的大問題。

                上海為集成電路產業聚集地,集成電路產業規模占全國1/4。民生電子數據顯示,上海集成電路產值占全國比例約為23%,其中設計業、制造業、封測業分別占比25%、18%、17%。

                集成電路產業復工復產的節奏與汽車相似——龍頭帶動供應鏈配套企業。

                5月13日,上海市經信委主任吳金城在發布會上介紹,集成電路領域,芯片制造企業一直保持90%以上產能,中芯國際、華虹集團、積塔半導體等保持滿負荷生產,帶動一批裝備、材料、封測等產業鏈配套企業加快復工。

                不過,他們遇到的最重要問題就是物流。

                根據G7公路貨運指數報告顯示,5月16日~5月22日這周,全國公路貨運流量指數99.9,環比上漲1.9%,較去年同期下跌17.8%;全國主要公共物流園區吞吐量指數環比上漲2.6%,同比下跌25.3%。經過2個月,上海市疫情已得到控制,但貨運流量尚未迎來反彈拐點。

                微信圖片_20220531095613.png

                制表:肖麗

                在物流無法正常運轉的情況下,如何備貨和管理庫存是決定復工復產順利與否的重要變量。

                “因為涉及多個零部件,年初時就有嚴格要求,讓每一位負責人員做出5套以上甚至1到2個月之內的產能備貨量。”徐同德告訴《中國企業家》,封控之前,因為看到上海陸續發生零星疫情,同時市場反饋不錯,為了提高交付率,崧智智能便決定囤一到兩個月產能的貨物。

                這個決定也讓他們后來不至于那么狼狽。

                半導體產業鏈太長,任何一個小環節堵住了,都會對整個生產產生影響。“像我們這個設備,用到的材料就有十幾種,如果按照標準品來看的話都有100多家,所以只能靠原來庫存儲備生產的產能。”徐同德說道。

                徐同德反思了供應鏈韌性問題。“基于對中國高效物流體系依賴,產生了供應鏈管理路徑依賴,默認認為全國去配置供應鏈也沒什么問題,反正基本上都可以做到隔天發貨。”

                這套物流體系看起來如同日出日落,似乎永遠會保持正常運轉,不過一旦發生物理隔斷,就會形成巨大沖擊。

                另外,供應鏈相對集中是另一個軟肋。徐同德觀察到,一些江浙企業也受到上海疫情影響。上海是物流中心,貨物發不進,已經出現芯片庫存堆積的情況,甚至有些走廊過道都有堆積的情況。

                黑天鵝滿天飛的時代,對關鍵零部件保持適當庫存也是防彈衣。

                2020年7月~2021年11月,車企曾出現嚴重的缺芯情況,這最初源自行業對需求的集體誤判。疫情暴發初期,人們足不出戶,業內預測全球汽車銷量將會銳減,多數車企因此下調銷量目標,進而向一級供應商調低了零件需求;供應商又向上游芯片廠商進一步壓低需求。

                這種情況,車企和供應商可以根據產品節奏進行調控,但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又給了芯片行業一次重擊。

                2021年10月,中國車企頂級供應商之一,朝日化學微電子有限公司(AKM)的一家晶圓工廠接連發生兩起火災,由于受損嚴重,該工廠停產時間長達一年。

                屋漏偏逢連夜雨。同年11月,因歐洲新冠病毒蔓延,全球半導體巨頭之一意法半導體(ST)在法國的三座工廠相繼發生工人罷工事件,牽涉到8英寸晶圓廠、12英寸晶圓廠以及氮化鎵工藝技術工廠。

                緊接著,疫情席卷馬來西亞,直接扼住了全球芯片的封測環節。

                汽車芯片在整體芯片市場里的份額很小,大約5%~6%,歷史上很少發生車廠買不到芯片的情況。這一方面與汽車行業的庫存體系有關,數據中心、電腦、手機等行業通常會提前備貨,對芯片有一定庫存。但汽車行業一般不備貨,所以一旦缺芯,就會影響整體汽車產能。

                也有一些車企是在簽合同時,就會要求芯片供應商備好一定周期的庫存,當黑天鵝撞過來時就相對從容,例如豐田,要求其供應商的芯片庫存水平,從傳統的三個月提高到五個月。日產則考慮將芯片庫存從一個月提高到三個月。鈴木汽車則要求零部件生產商保留“數月”的供應量。

                2.零件要做多元化預案,標準件有助于快速找到“備胎”

                當然,現代化供應鏈管理不能只靠囤貨。

                徐同德思考可以在產品功能上做一定斷舍離,如某些產品可以做預案,精簡一些零件,讓功能更集中,減少零件數量,這樣也可以提高組裝的效率。同時,“一些電子類零部件可能會采用模塊化采購,也有配套企業專門做模塊化,我們可以去定制,這樣供應鏈就會少一些”。

                企業“團購”不能只依賴一個渠道,購買時也可以購買打包套餐。部分零件可以采用模塊化采購,減少組裝成本還能降低缺少零件風險。同時,也要儲備多個可替換供應商,一個“團長”不行了,還有其他“團長”。

                一個可行的方式是零件要做多元化預案,標準件有助于快速找到“備胎”。

                供職于上海一家知名零部件商的劉容輝告訴《中國企業家》,他們復工復產并不順利。非標準件尋找可替換零件問題就首當其沖。

                整車有成千上萬個零件,缺一不可。即使臨時找替代件,也要等替代品測試認可試裝完成,整車廠才能切換。

                “假如有一個知名電子廠線束插頭,由于疫情原因封在了保稅區的倉庫里,公司采購雖然從現貨市場上找了同規格替代件,但由于顏色不同,需要先向整車廠報備,走接收流程才能用于裝車。”劉容輝說。

                汽車零件分標準件和非標件。“標準件相對比較好找替換件,市場上同規格的零件如果確認是車規件,找到材質測試報告與強度測試報告一兩個禮拜就能換上去,比如螺絲、螺母、插頭等。非標件就比較痛苦,模具件的模具都封在里面,新開模具要幾周到幾個月,模具開完了還要做測試。”

                令劉容輝感到痛苦的是,機加工件雖然別的供應商可能也能快速接手,但零件出來以后還要做一些基礎的壽命和耐腐蝕測試,“這類零件找替代至少一兩個月,有些復雜件的開模和測試是以年計的,可能只能等解封”。

                3.供應鏈韌性與精益制造同樣重要

                汽車產業在疫情中遭遇重創,復工復產艱難,與行業內一直以來對“精益制造”的追求有關。

                威馬汽車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沈暉在5月9日《未來汽車日報》直播中表示,威馬供應鏈有12級之多,目前車企供應鏈管理正在逐漸實現數字化,建立更多的庫存管理。

                沃爾沃汽車亞太區采購副總裁李海在5月15日的一次直播中表示,作為外企,這么多年沃爾沃一直在提高國產化程度,面對未來可能出現類似的黑天鵝事件,沃爾沃的目標是要全部國產化。不僅是在中國,其他國家的零部件也都采用本國供應商,停止跨州的零部件物流。

                如果說2020年初的疫情讓大家意識到原有供應鏈存在風險,那么本次上海疫情讓大家看到了強化供應鏈韌性的必要性。

                “供應鏈韌性”(Supply Chain Resilience)概念于2003年首次提出,在2004年被定義為“供應鏈受到干擾后能夠恢復到原狀態或者更加理想狀態的能力”。中制智庫認為,供應鏈的韌性就是當企業面臨巨大沖擊時,其供應鏈仍舊能夠轉得動,產得出,送得到。

                Gartner分析師杰蘭特·約翰表示:“大多數供應鏈領先企業已經認識到在當前環境下提高韌性的必要性。然而,替代工廠、雙重尋源和更大量的安全庫存等措施,與近幾十年來盛行的精益供應鏈理念背道而馳。”

                仍以車企去年遭遇的芯片荒為例,在多數車企因芯片短缺造成減產、停產時,比亞迪表現相對淡定,其在芯片領域布局的產業鏈,不僅減輕了芯片采購壓力,還有余量外供。

                它早在2004年就成立了全資子公司深圳比亞迪微電子;2005年,組建IGBT研發團隊,進軍IGBT產業。2019年,比亞迪在國內車規級IGBT模組的市場份額是18%,排名第二,僅次于英飛凌。

                這給了它足夠的騰挪空間。在缺芯的刺激下,吉利、北汽、上汽也紛紛與芯片廠商聯手,入局芯片市場。理想和蔚來均已搭建自動駕駛團隊,計劃自研芯片。

                場:數字化場域升級,但系統的數字化需要與組織的數字化相匹配

                “場”的概念延展性較強,可以指具體物理場地,也可以指線上虛擬空間,還可以是企業的組織架構。

                自2020年開始,復工復產中應用數字化工具解決問題已成為共識。不論是對線下工作場地,還是基于居家辦公產生的線上空間,或是人員協作方式改變帶來的組織架構變化,都會催化出新的“場”。

                微信圖片_20220531095621.jpg

                企業微信、微信小程序、釘釘等數字化工具,成為餐飲行業復工的重要助力。來源:人民視覺

                1.“場所碼”“數字哨兵”或成為常態化部署

                疫情催生出一些新概念,如“場所碼”“數字哨兵”。

                5月23日,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就本市深化應用“場所碼”“數字哨兵”核驗人員健康信息,發布推廣應用落實“掃碼通行”疫情防控措施的通告。其中,多次提到了“場所碼”和“數字哨兵”。

                通告表示,市民出入公共場所和居民小區時應當配合工作人員,主動掃“場所碼”或出示“隨申碼”(實體身份證)刷“數字哨兵”進行核驗。同時還強調,公共場所和居民小區均應當部署“場所碼”或“數字哨兵”。沒有部署“場所碼”或“數字哨兵”的企業、單位、居民小區等,不得復工復產復市復學、不得創建“無疫小區”。

                復工復產后,防疫將會常態化管理,“場所碼”或“數字哨兵”類產品,也將會常態化部署,成為企業、園區、社區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現在全國各地需求非常旺盛,我們的供應鏈和交付團隊都在持續加班,產品供不應求。目前數字哨兵產品的產能,已經增加到最初的十倍以上。”商湯智慧城市與商業事業群首席產品官張廣程告訴《中國企業家》。張廣程稱,目前“數字哨兵”主要是部署在市民通行量比較大的公共場所出入口,如商超、社區、菜場、圖書館、社區活動中心、市民中心、養老院等,“隨著企業復工復產,最近越來越多的企業尤其是中大型企業開始購買和部署數字哨兵”。

                大華“數字哨兵”產品相關負責人表示,隨著上海復工和逐步解封,大的企業園區、醫院、社區、政府單位、超市等場景都將用到數字哨兵,市場需求量很大。從4月初至5月中旬,大華哨兵產品已銷售千余臺,后續的訂單還在增加。

                2.注意企業數字化部署中的“隱形缺陷”,關注運營彈性與可持續性

                在線下業務不可控狀態下,企業自然需要依靠更多數字化的工具。特別是服務C端用戶的企業,通過數字化工具搭建私域尤為重要。

                5月16日,上海按照“有序放開、有限流動、有效管控、分類管理”原則,正式開始分階段推進復商復市。購物中心、百貨商場、超市賣場、便利店、藥店等商業網點逐步有序恢復線下營業;農貿市場、餐飲、理發和洗染服務等也逐步有序恢復。

                在此之前,呷哺集團、和府撈面、悸動燒仙草等餐飲品牌已用各種方式自救,企業微信、微信小程序、釘釘等數字化工具,成為餐飲行業復工的重要助力。

                疫情前,龔芳芳是呷哺呷哺中環百聯店前廳的一名制茶師。5月1日復工以來,龔芳芳仍然負責“前廳”,只是呷哺呷哺把這個“前廳”從線下搬到了線上。

                “我早上睜眼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開企業微信,把每天(活動宣傳內容)下發到每個群里去,讓群內的小伙伴都了解現在的活動。”回復咨詢、分發活動、指導團購成團是龔芳芳在線上的主要工作。

                龔芳芳每天需要與另一位同事配合,在30個群回復近3000條消息。顧客拼團成功后,她還要進入團長所在的社區群,協助團長回復群友。當一個訂單確認,龔芳芳需要與保供餐廳中的客服人員對接確認排期,再拉一個專屬團,加入財務、外送負責人等成員。

                4月底,作為上海市保供單位的呷哺集團逐步復工。截止到5月25日,呷哺集團旗下已有8家呷哺呷哺和10家湊湊餐廳陸續營業,提供火鍋及茶飲社區團購和外賣業務,配送范圍可覆蓋上海市主要區域。目前,呷哺呷哺在上海復工的8家門店中至少有20個龔芳芳這樣的客服,共同支撐起了企業的“線上門店”。

                但是,數字化軟肋也在此過程中進一步暴露,特別是居家辦公協作問題突出,現有軟件多停留在溝通、開會、簽到層面,效率問題依舊突出。

                3.如果只是把辦公搬到線上,在生產、經營、渠道、組織管理等核心環節,沒有數字化能力的全面、深入部署,難以應對同等規模的沖擊

                許婷(化名)所在公司是B站(嗶哩嗶哩)的供應商,因為B站員工3月就開始居家辦公,項目已經完成,但她的款遲遲無法走開票和回款流程。

                “客戶告訴我,他們現在做了一套線上報銷的系統,但因為大家都在居家辦公,線上系統也是臨時做的,流程肯定沒有原先線下的快。”許婷說道。

                有一次,徐同德數了一下,一天打了三四十個電話,會議一天也有三四個,每個會議大概持續一個多小時,而這些還沒包括向領導匯報情況之類的溝通。

                徐被隔離在上海閔行,家里大約100平方米左右,“我打電話的時候,喜歡邊走邊聊,居然一天走了將近2萬步”。

                這波疫情的短期沖擊與長期影響,促使管理者更進一步反思數字化部署的不足:組織系統是否要針對常態居家辦公進行重新設計?原有的工作流程是否適合全線上化?企業發展模式如何適應和平衡?

                相比硬件升級,組織的升級是一個長期課題。

                為適應各類“黑天鵝”事件,生產方式出現改變后,對企業“軟件系統”——組織架構和管理方式也勢必會產生影響,新課題也會接連產生,如什么樣的組織架構在居家辦公時更有效率。

                陳春花教授告訴《中國企業家》,面臨當前復雜系統,還需要企業在生存模式和成長模式之間快速切換與調整,前提是必須要培養慢變量——集聚內功。比如想要逆勢擴張的企業在做決策之前,必須具備充分的免疫能力,還要為最不可能發生的“黑天鵝”事件預留切換的空間,這一點才是當前企業決策真正困難的地方。

                這一背景下,對管理者也產生了新的要求,陳春花教授表示:“因為在危機當中,企業實際上是需要結構更加精簡,組織效率更高。中層是上層和基層的連接體,如果沒有能力去推動組織更高效,就可能成為企業中很大的一塊成本。”

                隨著街道開始陸續恢復生機,龔亮日常送的貨物也從單一的生活物資,逐漸增加了打印機、筆墨等居家辦公物品,“復工需要的這種商品,更多了一些”。打印機、筆墨在復工復產中,已經從公司的消耗品,變成居家辦公中家庭的必備品。

                一個殘酷的現實是,任何一種應對方案,不論增加庫存,還是解決員工就地食宿問題,或是給閉環生產期間的員工補助或額外工資,熬過封控都需要錢。

                自上海提出復工復產以來,相關部門和地方都發布了針對性的紓困政策。

                臨港新片區、閔行區、浦東新區、寶山區等各區,陸續發布了企業復工復產名單和工作指引,食品生產、農業、重大工程建筑工地、郵政快遞等行業陸續發布了復工復產相關清單。針對服務業、科技企業,以及餐飲、零售、酒店、食品經營等中小微企業及個體工商戶的紓困政策,也陸續發布。

                5月26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消息,印發《關于推動建立金融服務小微企業敢貸愿貸能貸會貸長效機制的通知》,從制約金融機構放貸的因素入手,按照市場化原則,進一步深化小微企業金融服務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建立長效機制,著力提升金融機構服務小微企業的意愿、能力和可持續性,助力穩市場主體、穩就業創業、穩經濟增長。

                在訪談中,也有許多管理者提出一些具象的困惑,如復工復產與防疫責任問題,如果自身已落實了防疫責任,即使發生了疫情,能否不受到過于嚴厲的處罰呢?

                可持續的抗疫,必然與經濟發展相輔相成,唯有依靠各方的統籌,才能實現真正有效的復工復產。

                微信圖片_20220531095638.jpg

                日本AAA级成人片,亚洲男男同人啪啪拍网站,日韩午夜伦y4480私人影院扬

                            <form id="5351t"><listing id="5351t"><meter id="5351t"></meter></listing></form>